未来未必来_

HoshinoMika:

夏日新款7 韩国多水晶混合配滴油合金吊坠手链

shadow:

一个月之前的两周年,纪念一下。【若不能被他注视,我的美又有什么意义。】——芙蓉花精《子不语》。

雪霰:

但愿天空,不再挂满湿的泪。 http://snowbright.taobao.com

=Cafe Blog=:

辅料裙总是光速的......准备叫Seasons-Chapter Autumn

【Elrond/Thranduil】我就成为你(现代AU)

闻笑_不拿A何以见父老:

学校罢工了(手黄再.gif)苦闷了两天之后我还是踏实还债填脑洞好了


 @仓鼠培育基地 仓鼠的点梗 ~


感觉题目已经剧透了很多的样子,嗯,和我平常的画风好像不是很一样。


同学关系都是乱扯的借个名字而已。


这个梗本身真的超级带感,写成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欢迎拍砖x)








葛洛芬戴尔回国的第二天就被从前的大学同学拖去了酒吧。


当初他从医学院一毕业就跑去做无国界医生,差不都整整十年都没回过国了。


“逮到你这个大忙人休假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今天晚上可不许逃。”他在电话里被这样警告了。


葛洛芬戴尔在电话这边笑着说:“是是,就算下刀子了也顶着锅盖去。”


当晚聚会所选定的酒吧是他们的大学同学埃克塞理安开的,当年他这个高材生从医学院一毕业就跑去开酒吧的行为着实让同届生们大吃一惊,不过从他现在的经营规模来看,这还真是个不错的决定。


葛洛芬戴尔到达的时间颇早,埃克塞理安就带着他先在大厅参观了一下。这个时间段装修堂皇的大厅还显得有点空荡,不过却并不算清净,喧哗的中心是坐在吧台前的一个男人,身边围着三五个年轻姑娘。


那人的侧脸也完全没挡住了,但是葛洛芬戴尔瞥见那个背影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有点眼熟,一时又没想起来是谁,于是就不可避免地多看了两眼。


埃克塞理安注意到他目光的停顿,也顺势看了过去,说:“长的好看的人果然吃得开。”继而调侃道:“怎么,要不要老同学帮你引荐一下?”


葛洛芬戴尔翻了个白眼:“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我就是觉得那个人背影看着有点眼熟而已。”
“你认识埃尔隆德?他是这里的常客,托他的福,有他在的时候生意总是格外的好。”


“你说他叫什么?”


“埃尔隆德,怎么,不对吗?”


这时候有个侍者过来说人到的差不多了,请他们上楼。


“不,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葛洛芬戴尔这样说着,眼睛却还是往边上多看了几眼。


等他们的活动结束已经将近后半夜了,葛洛芬戴尔想起那个背影还是有点介意,下楼的时候又向刚才那边看了一下,然而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葛洛芬戴尔这回打算给自己放个长假,不过作为一个还算是小有名气的无国界医生想要太闲也不怎么可能,事实上,假期正式开始的第三天,他原来就读的高中就请他回去做个演讲。


提出邀请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年他的班主任,如今已经是校长的甘道夫。


这样的邀请他自然一口答应下来,又和甘道夫闲聊了几句,甘道夫问他和原来的同学还有没有联系。


葛洛芬戴尔有点遗憾的说:“医学院太忙,后来四处跑通讯更不方便,基本都没什么联系了,不过说起来,我前两天倒是好像碰见了埃尔隆德。”


“好像?”不知道为什么,葛洛芬戴尔觉得甘道夫这个眼神有点意味深长。


“我在酒吧看见的,其实我只看见了背影觉得有点眼熟,是酒吧的人说他叫埃尔隆德,我看背影倒觉得不是很像。”


甘道夫不置可否。


等到他在学校讲座的这天,高中时同班的哈尔迪尓也来了。散场之后两个人聊天,哈尔迪尓念叨起原来几个同学的近况:“瑟兰迪尔现在是证券公司的总裁了,不过这两三年他都不太来同学聚会,不知道你见不见的到他;加里安是瑟兰迪尔的助理,林迪尔之前是时事记者,最近改做编辑了,比起高中时候他俩倒是一点都没变,瑟兰迪尔性子可是越来越古怪,你们学医的都懂心理吧,要是能见到他你也劝劝他。”


听他半天没讲到埃尔隆德,葛洛芬戴尔忍不住又提了那天在酒吧的事情,哈尔迪尓却一脸撞鬼了的表情。


“怎么了?甘道夫之前的表情也是怪怪的。”


“你是不是从来不看新闻?埃尔隆德前年去阿富汗采访的时候碰到武装袭击,已经遇难了。”


“什么?”葛洛芬戴尔觉得自己的思维跳了一帧。


“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知道现任总统是谁。”哈尔迪尓说:“趁着休假你多补点新闻吧,不对,都是旧闻了。”


开始休假的葛洛芬戴尔并没有听从这个建议,他跑去埃克塞理安的酒吧蹲点了,虽说那个人是常客,但是葛洛芬戴尔等到第四天才再次看到他。


那个人到的更早,所以葛洛芬戴尔还是只看到了他的背影,他穿着和上次一样的风衣。


葛洛芬戴尔在吧台斜后面坐下,假装一个人喝酒,眼睛却一直看向吧台的方向。


即使只是看背影也看得出来那个人的举止确实很绅士,很埃尔隆德。


“嗯,我叫埃尔隆德。”葛洛芬戴尔隐隐约约听到对方这样对来搭讪的姑娘自我介绍。


十一点一刻的时候那个人终于起身,葛洛芬戴尔终于看到了他的正脸。


葛洛芬戴尔愣了几秒,那确实是他认识的面孔,但是那并不是埃尔隆德,即使多年未见葛洛芬戴尔也一眼认出来那是瑟兰迪尔啊。


FIN




分开后我就成了你,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诃肆-契念:

原本是漫画三个分镜 最开始一个还没动刀。。
我也想吐槽啊
跨年的时候被一个不算很亲密的异性朋友索要晚安吻
然后小脑袋瓜就胡思乱想了一宿
当晚的梦境竟然是和死忠轻吻
第二天起来整个人都不好了啊啊啊

遐方森远:

原图出自切り絵作家gardenの素敵な切り絵図案集

回家就只带了几个印台回来 黑印台又没色了=,=